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影视诸天之旅

第248章 现在可以说了(高甜)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7283 2021-09-28 18:0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影视诸天之旅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果然是你!”

  “待会儿矫情,救人要紧!”

  西竹转目横了周寂一眼,面沉如水。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点似曾相识?周寂微微一愣,扫了眼虽有些被吓到,但气息还算平稳的钟晓芹,摸了摸鼻子,摇头笑道,“这都是第二次‘待会儿’了,还得待多大会儿啊?”

  周寂说着朝西竹走来,留意到西竹按在钟晓芹小腹的手掌,顿时明白了妖力波动的由来。

  “她这是怎么了?”周寂上前两步,掌心唤出一团温和法力,虚空一指点向钟晓芹,淡蓝色的流光犹如纽带敛入钟晓芹体内,周寂对西竹笑道,“你的灵力含有大量妖气,还是让我来吧。”

  西竹也知道她的妖力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输送给人族疗伤,但其中的妖气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普通人其实也是一种‘毒素’,看到架构在周寂和钟晓芹之间的法力灵光,这才微微颔首,收起妖力,退后两步调息。

  “你...你是在恶作剧吗?周先生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呀?这些光又是怎么回事?”钟晓芹惊讶的看着旁边的小西竹,以及周寂指尖流淌到她体内的光线,中正平和的法力带着一种温暖到让人放松的享受。

  钟晓芹的潜意识里,甚至放下了逃跑的念头,傻傻的如同一只雪地里的狍子,傻傻的被猎人叫住,然后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磨刀。

  当然,周寂可不是邪修,当着西竹的面也不敢对钟晓芹有任何想法。

  刚刚被妖气惊动,匆匆赶来的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西竹身上,如今通过法力感知到钟晓芹小腹,不禁眉头微皱,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收敛。

  他和钟晓芹不算很熟,但也算见过几面,距离他上次见到对方只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怎么突然就胎死腹中了?

  “刚刚小芹过来找我,我就发觉她腹中胎儿的胎心近乎停止.....我已经尽可能的给她渡去了一些妖力,可还是没什么效果。”西竹面沉如水,语气也略显沉重,听到这里,钟晓芹脸色微变,急声道:“小...小西竹,你别吓小芹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啊?什么胎心停止?这是什么意思?”

  事关自己的孩子,钟晓芹连忙转身想要找西竹追问清楚,却又发现这些萦绕身侧的流光像是控制了她的身体,让她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周先生、小西竹,别闹了,快点放开我。”钟晓芹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突然间,腹部传来隐隐刺痛,虽然有温和的暖流在不断平复疼痛,但钟晓芹心里仍然泛起一丝不妙的预感,失声道:“孩子...我的孩子。”

  西竹轻叹一声,上前牵住钟晓芹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抚慰道:“小芹别怕,你的孩子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西竹说完看向周寂,相较于之前的清冷目光,又多了几分柔和的人气儿。

  钟晓芹自然也觉察到了西竹的变化。

  自从认识西竹以来,即便每天住在一起形影不离,钟晓芹仍能感觉到她在和自己、顾佳的日常相处里面,清冷底处的疏离。

  这份疏离钟晓芹一度以为是西竹的内心封锁,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如今才发觉,原来是没有找到心底的那个人。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周先生的年纪也就才二十来岁,难道十几岁的时候就有了小西竹?!!

  周寂并不清楚钟晓芹突然发散的思维,觉察到西竹看过来的视线,微皱的眉头稍有舒缓“情况却是有些不妙,胎盘位置偏移挤压到脐带,所以才导致胎儿窒息,所幸你发现的及时,在胎心还未完全停止之前就给胎儿渡去一些法力,如果再晚一些,即便是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西竹紧了紧钟晓芹的手掌,微弱的胎心再次开始跳动,她也随之松了口气。

  又是凭空出现,又是法力妖力什么的,虽然钟晓芹没有听懂全部,但事关她孩子的部分,她还是明白了周寂和小西竹其实是在帮助她。

  周寂继续说道,“我已经用法力将胎盘位置调整,并帮小芹调理了胎儿的身体,只不过胎盘现在才三个月,还未完全成型,后续如何处理,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听一听现代医学的意见较为稳妥。”

  西竹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回头看向钟晓芹,西竹眼中亮起红光,赤伞之力的影响下,钟晓芹只觉脑海昏沉一片,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涂抹修改了一般,等她晃过神来,一脸歉意的看向周寂,开口道,“这多不好意思呢?还要麻烦你陪我们一起去医院。”

  周寂闻言一愣,疑惑的看向西竹,西竹挑了挑眉,走回钟晓芹身旁,两只小手牵住她的手掌,横了周寂一眼道:“没关系,反正他也闲着没事,送我们过去也没什么的。”

  “是是是,反正我也闲的没事,小西竹这么可爱,我送你们过去也没什么的。”周寂眼中露出危险的光,上前两步,抚向了西竹的头顶,西竹一脸嫌弃拨开周寂的手,周寂不以为意的笑道,“是不是啊,小西竹。”

  借口要先回家里取点东西,周寂闪身回到十七层,然后到了楼下和钟晓芹、西竹汇合。

  去到医院,钟晓芹原本想做普通的定期孕检,但在周寂和西竹两人的劝说下,最终换成了全套的完整检查,看着在科室里一脸紧张听医生叮嘱事项的钟晓芹,坐在排椅上的西竹心中稍定。

  回去的路上,钟晓芹心中后怕不已,还好听从了周寂的建议,做了一整套的检查,要不然真等胎盘不正,导致死胎,那就连后悔都晚了。

  晚上回家的陈屿看见钟晓芹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连忙上前问道:“老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钟晓芹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迟疑道:“老公,你还记得我前两天说过一个周先生,一眼就看出我怀孕的事儿吗?”

  “哦,记得,就那个神神叨叨的。”陈屿点头道。

  “才不是呢!”钟晓芹坐正身子,想要拉过抱枕搂住,却又突然想到医生叮嘱,连忙丢到了旁边,“今天多亏人家了呢!”钟晓芹手掌轻抚小腹,一脸后怕的把今天查出胎盘不正的事情告诉了陈屿。

  陈屿一听,不禁有些慌了。

  他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虽然最开始很排斥有小孩儿,但真等他接受小芹怀孕的事儿之后,可以说比任何人都要上心。

  又是改装感应灯防止钟晓芹晚上起夜会看不清脚下,又是翻看整理各种怀孕资料悉心照顾钟晓芹,就连视作生命重要的鱼室,都打算重新丈量装修,改做孩子的婴儿房。

  不过,比起孩子,他更担心钟晓芹的身体,学习过各种资料的他很清楚胎盘不正很可能会导致流产死胎,尤其是在怀孕的前三个月,更是最危险的一段时间。

  悲观现实的陈屿甚至已经想到如果真的流产,他是不是要找人托关系,预定中心医院的清宫手术了。

  “去去去,瞎说什么呢?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话吗?”

  问出陈屿心之所想,钟晓芹没好气的拉来抱枕砸了陈屿一下,不满道:“医生都说了,只是稍微有这么点迹象,现在也已经恢复过来了,只要以后多加注意,就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哎,是我脑子犯浑了,健健康康的好,健健康康的好。”

  天大地大孕妇最大,陈屿坐过来,连忙赔不是。

  钟晓芹依偎在陈屿怀里,有些懊恼的拍了下脑门,起身道:“今天走的匆忙,脑子里又都在想检测结果的事儿,都没来及好好感谢周先生。

  .......要不然我们请他吃顿饭吧?”

  陈屿听完当即同意,如果不是周寂再三坚持,小芹也不会去做全套的检查,更不会发现胎位的隐患,于情于理,他确实也该当面谢谢人家。

  就在两人坐一起合计要在哪里订餐厅请周寂吃饭的时候,周寂此时正带着西竹来到沪海的一家高档餐厅,准备用餐。

  精致的花饰布置在餐厅四周,优雅清静。

  零零散散坐着的几座客人大多以男女为伴,看着有些奇怪的两个客人虽有好奇,倒也不甚在意。

  西竹跟在周寂身侧,看着周围环境微微颔首,在一处座位停下,周寂拉开欧式的公主椅,却见西竹看了眼椅子,并没有立即坐下,而是朝他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像是在埋怨什么。

  微微一愣,周寂打量着西竹和公主椅的身高对比,顿时明白过来,有些哭笑不得的双手探进西竹手臂,把她抱(架)上了座位。

  西竹满头黑线,忍不住白了周寂一眼,这个死渣男一千年了还是没点长进......唔,好像有了点,要是以前的话,大概率会提着自己的衣领提溜到椅子上吧?

  想到这里,西竹没感到半点欣慰,甚至还磨了磨牙,眼神冰冷的看向周寂。

  怎么又..又..又生气了?

  周寂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服务员过来添置清水,笑道:“请问二位要吃点什么。”

  西竹接过菜单一页一页的翻看,周寂眉头一挑,目光扫过西竹翻过的那页,坏笑道,“麻烦来份儿童套餐吧?”

  “儿童套餐?”西竹目光一冷,啪~的一下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道,“那就来两份儿童套餐吧?”

  说完朝周寂递去一个挑衅的眼神,来呀,互相伤害呀~

  周寂嘴角一抽,笑道,“两份儿童套餐。”

  服务员走后,西竹冷哼一声,微微昂首,双手抱肩,率先开口道:“现在可以了。”

  “什么可以了?”周寂下意识的问道。

  西竹似笑非笑的看向周寂,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矫情呀,煽情呀,之前打断了你两次,现在你可以补上了。”

  明明是很恐怖的威胁,但看到软软糯糯的甜美小脸露出这样的笑容,周寂甚至想探过身子双手捏住西竹的脸颊像是揉面团一样往两边揪一揪。

  “这不大合适吧?”轻咳一声,周寂苦笑道:“面对现在这样的你,突然有种要判无期的感觉。”

  “噗~”西竹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连忙忍住,白了周寂一眼。

  旁边的服务员端来餐盘,周寂低头看了眼插着小红旗的儿童套餐,动作微微一顿。

  再抬眸,四周的一切都好像静止了一般,恍惚间,阳光透过窗户映照在对面的公主椅上,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司藤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一袭简单素雅的裙衫,长发如瀑,恬静如初。

  “那...现在呢?”

  “司藤...”

  “嗯?”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轻缓的钢琴曲从身旁流淌,刀叉碰触瓷盘的轻响,情侣朋友之间的对话,一切的一切出现开始流动,眼前的西竹仍是那个小不点的模样,而周寂眼中映照出的却是想念了一千年的身影。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西竹...司藤开口道,“这一次,虽然是我主动显露了身份,但也算是找到了我,不过当初我要的补偿并不只是找到.....而是追求。”

  周寂闻言一愣,好像的确是这样。

  当时司藤说的让他不借助法力、不借助外力,只凭‘缘分’在茫茫人海找到她,只是约定的后半句,而她的第一句,便是让自己追求她。

  “可以是可以,但你能不能别让我犯罪呀?”周寂眼底隐现灵光,看着坐在对面的小不点,苦笑道,“法律虽然制裁不了我,但道德这关我也过不去呀.....”

  “我暂时还会以西竹的身份进行活动,”西竹摇了摇头,沉声道:“这次虽然及时救下了小芹的孩子,但保不住还有下次,我打算等到小芹的身体稳定下来,再恢复自身。”

  .............................

  (写着写着有点害怕,法律是制裁不了周寂,但能制裁这本小说啊......虽然不写什么过激的剧情,但有点担心会被误伤。

  一千多岁的司藤,算是标准的合法罗莉了吧?记得很多小说里面都有这样的设定,应该没问题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