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羿王传

第526章 神皇的阴谋(一)

羿王传 云之寻 8968 2021-10-01 15: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羿王传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现在的天庭,到处都是热闹非凡的景象。

  自那场恐怖的瘟疫之后,天庭还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闹过。

  在这之前,五大神皇已颁布神令,要求所有的神祇必须出席这次大会。

  因此现存于世的神祇纷纷从各地奔赴而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天庭里便已是诸神云集,高朋满座。

  就连平时不出世的女魃与许久不见踪影的天吴都出现在了这里,大发感慨之词。

  欢歌笑语间,整个天庭的气氛变得特别欢乐与融洽。

  由于这是次临时召开的大会,西王母当仁不让的出面主持,款待八方来宾。

  眼前的盛况像是在重映过去的辉煌,众神似乎又回到了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

  许多神祇心都醉了,他们畅饮着杯中的美酒,在动听的管弦与美妙的歌声中感叹着白云苍狗与世事的变化。

  碧空清光轻泻落下,云雾缥缈遍送乐韵,虚实浮沉之间,诸神的心绪也跟着浮动了起来。

  可就在这样快乐热闹的盛会里,却有些聪明睿智的神祇无心饮酒,完全无法融入其中。

  他们已本能的察觉出,欢庆的背后,正隐隐流动着一股阴暗的气息。

  道理很简单,会议的主持者西王母,除了说些欢迎来宾的客套话外,就很难听到她说其他方面的内容了。

  只是偶尔,她会侧身与坐在旁边的庚辰低语几句。

  但这两位德高望重的神祇,谈话间隐约闪出的忧虑之色,让那些一旁默默观察的神祇们,也跟着忧虑了起来。

  更诧异的是,酒宴不知不觉进行了一个时辰,可是谁也没有看到五大神皇的身影。

  做为现今天庭的实际掌权者,这五位王者居然不参加这样的盛会,唯一的理由就是被更重要的事情耽误了。

  所以智者们嗅出了异样的气息,在窃窃私语声中,不用多长时间,他们就探知了事情原委。

  原来五位神皇正身处在天庭的中枢,万神朝拜的紫薇宫里商讨一件大事。

  讨论的内容只有一个,天庭是否该答应后羿的请求,与这位曾经的敌人结成同盟军。

  其实对于大多数神祇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今天能来参加盛会的神祇,无论私下感情是否与后羿交好,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点:大家全都是千年前那场瘟疫的幸存者。

  恐怖的瘟疫改变了世界的进程,也改变了绝大多数神祇心里的想法。

  哪怕是再固执的神,也从那场灾难中悲哀的发现,自己并不是永生不灭的存在。

  即便是主宰众生的神,也和宇宙内的万事万物一样,最终会不可抗拒地走向寂灭的终点。

  这种恐惧如影随形,让他们再也不敢迷恋权势,转而渴望和平的生活。

  如果神族与后羿真能放下彼此的恩怨,强大的联盟一旦形成,就意味着那个幕后黑手无法像从前那样隐藏在暗处,肆无忌惮的施展阴谋诡计了。

  等待那个野心家的将是从未有过的严厉惩罚,让他永远也不能兴风作浪。

  除掉了这个心腹大患,天庭就可能迎来永久的和平。

  剩下来要处理的,就是与后羿划分势力范围,再制订出世界的新秩序。

  大多数神祇相信,只要天庭能放下架子,适当的放弃部分利益,后羿想必也不会再起干戈。

  到时候,天下众生都能安居乐业,又有何不好了?

  即便是千余年前与后羿血战过的神祇,现在都不想再看到一场血腥残酷的战争。

  那些天性平和的神祇,就更希望双方能签订一个皆大欢喜的和约。

  一时之间,知道了内幕的神祇都默默地看着上方的紫薇宫,期待神皇们能尽快做出抉择。

  这些神心里清楚,如果与后羿达不成停战协议,用不了多久,神族的地位必将受到撼动。

  一旦到了那个地步,众生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血腥的未来。

  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未来,很多神祇已不再对战争感兴趣,也不介意是否还能维持与生俱来的高贵血统。

  他们只想活在当下,安于现状,而不是那个谁也无法确定,难以掌控的未来。

  与此同时,紫薇宫内,九重金门紧锁。

  一轮九彩的光晕自殿顶中央扩散开来,让整个宫殿充满了神圣,高贵的气息,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威严感。

  沐浴在九彩光芒之下,离地三尺处,悬浮着一张高大的王座。

  椅面上任何一处细微的雕纹,都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

  在王座的正面顶端,镶嵌着一颗椭圆形的红色宝石,它的光芒宛如太阳一般,每一道光线都那么的锋芒毕露,散发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强大威压。

  这就是属于帝俊的宝座,曾经,他就是坐在这张王座上,接受众生的顶礼膜拜。

  可现在,王座上空荡荡的,似乎在告诉大家,它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神圣的光芒向下延伸,落在了地面上一张古朴庄严的金桌之上。

  五大神皇围坐在桌边,他们面色阴沉,眼中残留着怒气。

  “诸位,再这样沉默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句芒率先打破了沉寂。

  禺疆冷哼了一声,道:“那个老东西,居然会站在后羿一边,要求我们三日之内必须邀请后羿上来谈判!”

  大家都知道他口中说的老东西是指庚辰,可没谁跟着搭腔接话。

  禺疆顿觉有几分尴尬,转头瞧向了蓐收,目光中有着明显的求援之意。

  “看我干嘛,我早说过别急着与后羿撕破脸皮,可你们就是不听。”蓐收没好气地应道。

  “老兄,现在说这话有什么用,我们得尽快拿出方案!”

  祝融冷不丁地插嘴说道:“你有万全之策吗?”

  “我要是有,大家还用坐在这里发呆?”禺疆一脸被打败的表情。

  祝融冷道:“既然大家都没有,那就将战争进行到底,拼个鱼死网破!”

  这杀气腾腾的话一说出来,现场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许久,句芒长叹一声,道:“我一直反对开战,可目前的形势,也只能是与后羿决战了。”

  “好,我们全体驾临有穷国,将那个反贼彻底消灭,绝不能让他有复生的机会!”禺疆咬牙说道。

  句芒也点头应道:“虽然后羿的修为比以前更为深厚,但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万不可轻率做出决定。”蓐收却对此提出异议。

  “老兄,你竟然说出这种话,不会是私下和后羿串通好了吧?”禺疆冷道。

  “大敌当前,我们有分裂的资本吗?”

  蓐收自嘲地笑笑,叹息着说:“战事一开,收拾掉后羿或许不成问题,可谁能保证我们五个都能全身而退?将来,神族是否还有精力打赢另一场战争?”

  禺疆一听此言,就像泄气的皮球,说不出话来了。

  蓐收突然问他:“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后羿会提出这种要求?”

  “这还用得着问吗,他分明是瞧不起我们!”

  “真是这样的吗?”蓐收给了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突然之间,禺疆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失声说道:“他,他不会是知道了那个秘密吧?”

  “以我看来,很有这个可能。”

  “不会的!那时候,这混蛋还陷入长眠之中,如何能知道我们神族的终极秘密?”

  “蓐收,你太多疑了吧?”祝融也和禺疆一样,目露疑色。

  他沉声说道:“后羿若是知道这个秘密,大可把它泄露出去,到时无须等他动手,神族就从内部瓦解了。”

  “对啊,后羿又不是傻子,他没道理隐瞒此事。”禺疆跟着接腔。

  “那是你们不了解后羿,这家伙没那么多的贪心,从未想过要独占所有的好处。”

  见大家的眼睛都朝自己这边看来,蓐收气定神闲地说:“他只想与我们共享权力,而不是毁灭。一千年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没变。”

  “对啊,这家伙本就是我们当中一员,神族要是彻底灭亡,对他也没有好处。”句芒开始理解金帝的意思了。

  “所以他愿意保守秘密,并用它来要挟我们,以便在谈判中获取更多的好处。”

  说这话时,蓐收特意瞅了禺疆一眼。

  禺疆不再言语,有七八分信了。

  “呵呵,真是无奈啊!”祝融苦笑着说:“既不能战,又不能谈,大家要坐在这里等后羿进来看笑话吗?”

  “那倒不至于。”

  蓐收一脸轻松的表情,悠悠然地说道:“我与你没有对策,不代表其他人心里没想法。”

  “哦,是吗?他是谁”

  祝融与禺疆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蓐收微微一笑,貌似漫不经心的向右看去。

  只听他以咨询的方式问道:“帝江兄,干嘛只喝酒不说话了?”

  这时候大家才察觉出,自从进了紫薇宫,帝江到现在为止还没说过一句话。

  一时间,四位神皇的目光,利剑一般的聚焦在了帝江身上。

  “诸位,失礼了。”帝江放下酒杯,旋即道了声得罪。

  他语气相当的平静,可当中的揶揄意味就连赤帝祝融听了后都要生出几份寒意。

  只见帝江眼睛微微一眯,继而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一下。

  殿内出奇的安静,帝江面前出现了笔砚纸张,他开始在桌前奋笔疾书。

  此刻,这位土皇神色凝重,手间龙飞凤舞,乍看上去,就像一个抄写重要公文的刀笔之吏。

  “他在干什么?”其他神皇顿时嘀咕起来。

  没谁去探头察看书写的内容,神皇们都在等待着帝江把它写完。

  放下手中的金笔后,帝江抬头就见到禺疆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他顿时狡黠一笑,将手中白纸交给了坐在一旁的春帝句芒。

  “开什么玩笑,你竟然在写邀请信,叫后羿来紫薇宫来我们商谈盟约一事!”

  吃惊之余,句芒赶紧把信中的内容展示给其他神皇看。

  “你疯了吗?”

  禺疆当场叫了起来,一把从句芒手中夺过信纸,要将它撕成粉碎。

  旋即,这位神通广大的海皇震惊的发现,这张纸竟如世上最坚韧的东西,怎么也无法撕破。

  “哼,你太狂妄了!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你居然有心情在我的面前玩弄小把戏!”

  禺疆勃然大怒,准备动用神力将这封信化为乌有。

  帝江没有丝毫动怒,悠然自得地张了张手,信纸就立即回到了面前。

  “阁下,请注意你的身份!”

  帝江轻声说道:“各位皆是叱咤一方的霸主,为什么喜欢钻牛角尖了?”

  “你这是恣意妄为,想亲手毁了我们神族的未来吗?”

  禺疆霍然站起,把手指向了上方的空虚王座。

  “帝江兄,这如何使得……”蓐收正色说道:“别武断行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

  祝融也颇有不满地说:“三界大事皆由吾等共同定夺,你无权专断独行!”

  帝江挑起修长的黑眉,波澜不惊地说:“我只是邀请他来,又没说一定能签订盟约。”

  “有什么区别?”禺疆厉道:“后羿的脚只要一踏进神殿,我们就纸包不住火了。”

  “干嘛这么激动,他敢不敢来都说不清楚了。”

  帝江一边说着,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禺疆,示意他坐回原位。

  “我警告你,后羿可能有弱点,但他绝不是个胆小鬼。”

  虽不明白帝江的用意,但禺疆还是按捺住性子坐了下来。

  “哼,他若是来了,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这时,帝江的眼睛里闪掠出一点点的杀意。

  随后,在大家惊诧的目光中,帝江不紧不慢地说道:“诸位只管放宽心怀,且听我的安排,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说话间,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金色的信封,直接将桌上的信纸收了进去。

  帝江在冷笑声中对着信封微微一指,漆黑的土皇神印就盖在信皮之上。

  他的眼眸仿佛镀上了一层墨光,深不可测地看着其他几位神皇。

  “帝江兄办事向来稳妥,这次我信你。”

  蓐收言毕,端起杯子猛喝了一大口酒,信皮上旋即多了一个金帝的神印。

  见蓐收表明了态度,句芒也就不再犹豫,跟着盖上了自己的神印。

  祝融长叹了一口气,火焰状的赤红帝印也随之在信封上出现。

  “你们就这么自信吗?”禺疆嘀咕声中端坐不动,他在猜测帝江的真实想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